液压货梯,厂家,济南恒盛升降机械有限公司
地方资讯
第一章颁奖
发布日期:2021-06-22 19:34   来源:未知   阅读:

  周是将手中的大包小包往地上一扔,顶着烈日趴在校门口喘气,实在走不动了,又倦又累。双手都勒红了,满头大汗,刚直起腰,听到喇叭响。电子门徐徐打开。慢腾腾地将地上的东西挪到一边去,回头一看,放肆地吹了声口哨,嘿!名车!不知又是哪家有钱的公子哥儿。

  口哨的尾音还没消失,车子早已扬长而去。她掏出纸巾擦了把汗,四周张望看看能不能碰上个熟人。口渴得厉害,跑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瓶冰冻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下大半瓶。下午的太阳真是毒辣,明晃晃的着了火似的难受。

  “嘿!周是--,你怎么在这儿?”林菲菲从里面走出来,看着一手叉腰猛灌矿泉水的周是,吃惊地问。

  林菲菲撑着一把碎花遮阳伞,打扮清凉,长发随意散在肩头,身穿Kitty猫图案吊带小衫、牛仔超短裙,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引人遐想,脚穿细高跟凉,越发显得双腿修长,身材好得没话说。不过这里的学生对美女都习以为常--美女不怕物以稀为贵,而是怕泛滥成灾。

  “哦,林菲菲,是你呀!我刚从外面回来。你要出去?”周是站在林菲菲身边,矮了将近一个头。

  “周是,都开学两周了,你才回校?”林菲菲看了一眼地上的三个大袋子,里面装着衣服、食物等零零杂杂的一大堆东西。

  “没有,没有--”周是赶紧解释,“我们系的教学楼还没装修好,所以这两周不用上课。”其实她是替一个公司兼职做美工去了,朋友介绍的,整整两周,不分日夜,做牛做马,刚刚做完,总算拿到一笔巨款--两千银子。

  林菲菲哦一声,低头仔细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牛肉干、薯片、蜜枣、核桃仁、巧克力……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林菲菲笑道:“你买这么多吃的想干吗?请客还是开小卖部?”周是笑了笑,“当然是自己吃呀!”累了这么些天,总得犒劳犒劳自己。所以一拿到外快,她就立即冲到超市去了。

  林菲菲气得直瞪眼。林菲菲是表演系的学生,必须控制体重。这个学校里所谓的表演系,也就是模特班,走台的。那些学生平常吃东西,习惯吃一半。一块丁点大的奶油蛋糕,都得不断做思想斗争。眼见一咬牙,买了,还要毫不犹豫地掰断一大半,无情地朝一边的垃圾桶里扔去,可怜的蛋糕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周是亲眼所见。

  这时,一个男生从校园里走出来,打扮时尚,衬衫只扣了两个扣子,胸肌若隐若现。周是耸肩打招呼,“嗨,高杨!”高杨目前是林菲菲的男朋友,和她一样,同是表演系的学生。表演系的男生可谓凤毛麟角--整个表演系统共不到十个男生。和这个学校一样,阴盛阳衰。周是站在他面前,矮了一个半头。

  周是私下里一直觉得表演系的这些男学生长得不过尔尔,并不如何英俊帅气,五官又不精致,个头高得吓人,但是气质很不一样倒是真的。

  林菲菲挽着高杨的手臂要走,临上出租车前又探出头来,说:“周是--,你是不是拿了奖学金?”她在食堂门口的公告牌上看见周是的名字。

  周是点头,“嗯,拿的好像是什么云玛奖学金。怎么了?”她填了申请表,但是总分比另外一个男生差了0.5分,所以与国家奖学金失之交臂了。每个系只有一个国家奖学金的名额。

  林菲菲奇怪地看着她,说:“你不知道?学校特意为你们这些获得奖学金的学生筹备了一场颁奖典礼,就今天。”

  周是这些天因为兼职忙得昏天暗地,连学校都没回,哪知道这事呀。她忙问:“什么时候?在哪?”林菲菲敲着额头思索,又问身边的高杨,半晌才说:“肯定是大礼堂!好像是三点,跟我又没关系,所以,我也不大清楚。”

  现在已经三点零二分了。周是一惊,谢了她,匆匆往大礼堂赶。提着这么多东西,又累又碍事儿。想了想,拎回宿舍肯定是来不及了,于是跑到附近的教学楼,就近找了间教室,把东西往讲台柜子里一扔,撒腿就往大礼堂跑。

  学校做事一贯拖拖拉拉,说是三点,不到三点半肯定举行不了,所以周是也没有真的急得不行。

  一到大礼堂,放眼望去,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但却鸦雀无声。学校里的领导已经坐在主席台上。周是猫着腰从后门进来时,特地看了看手表,才三点十分,可眼前,明摆着颁奖典礼已经进入状态了。她丧气地想,以前开会从来没这么准时过,今天难得迟到一次,偏偏这么倒霉就赶上了!

  她在后排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来,准备等下叫到她再上台领奖。刚一坐下,旁边就有人认出她了,说:“哎,周是,你来了!你们系的肖老师找你都快找疯了,见人就问!你还不赶紧找他去!”她忙问:“哦!找我干吗?”那人耸肩摇头,表示不知道。估计是没见到自己来领奖,所以到处打听。

  她探起身子,见肖老头站在礼堂另一边,于是让认识的同学传话过去。肖老师四十不到,早已“聪明绝顶”,顶着一副六七十年代的圆形大框眼镜,一脸严肃,所以大家暗地里都称他为肖老头。他听别人说周是来了,眉头一皱,便往这边走来,其他废话没有多说,只简短地说:“周是,到第一排坐去。”命令式的语气。获奖的学生都坐在第一排。

  于是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地走到第一排,有人马上起来让坐,空出最好的位置,正对主席台。她头皮发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推辞,只得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坐下来。

  学校里的领导开始讲话,老生常谈罢了,毫无新意。周是松了口气,都是些陈词滥调,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一阵困倦袭来,她不由得昏昏欲睡。可是上面的领导都盯着呢,眼皮底下,就算她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如此猖狂。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周是掏出手机,将它调成振动模式,悄悄拿到桌子底下给李明成发短信--“今天我拿奖学金,你快过来,我请客!”

  李明成跟她一块长大,称得上是青梅竹马,现在在全国一流的学府--清华大学就读,物理系的高才生,品学兼优,为人温文尔雅。

  等了半天,李明成也没回短信。估计他没听到短信的声音,于是周是又拨了个电话过去。正在拨号中,旁边的毕秋静捅了捅她。她忙抬头,心里吹了声口哨,低声问:“这人是谁?”毕秋静笑,“帅吧?云玛的总裁卫卿,真是年轻又英俊!”

  毕秋静是化学系的风云人物,老师批试卷都是以她的答案做参考标准,这次拿的自然又是国家奖学金。此人念书心无旁骛,孜孜不倦,每天准时上晚自习,雷打不动。周是曾想,她大概是想拿诺贝尔化学奖,为国争光。

  这个学校,理工科的学生和艺术系的学生截然不同,泾渭分明。林菲菲和毕秋静是代表。

  周是看了一眼台上正发言的人,只见此人身材高大,五官深邃,鼻梁高挺,嘴唇微薄,血色不足的样子。白色衬衫,深色西服,领带中规中矩,表情一丝不苟,气势庄重威严,给人严肃认真的感觉,全身上下无不透露出成功人士的气息。

  周是挑了挑眉,低声问毕秋静,“学校为什么请他来?”以前周是也拿过奖学金,可学校从未这样郑重其事、大张旗鼓地办什么颁奖典礼!毕秋静小声说:“听说学校要新建一座食堂,想获得云玛的赞助,所以特意搞了个颁奖典礼。咱们学校不是有云玛奖学金吗,找个借口请他过来,拉拢的意思。”周是点头,原来如此。没想到她获得的奖学金就是眼前这个人提供的。

  卫卿的讲话客套得体,并没有什么煽情之处,无非是希望同学们继续努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之类的。可是谢幕的时候,大礼堂里竟掌声如雷,持久不歇,有些女同学趁乱故意发出尖叫声。周是当然知道为什么,她笑了笑,不屑地对毕秋静说:“哪有那么夸张!年纪不小了吧,暮气沉沉,脸色发白,精神不振,看样子是工作狂,没什么情趣--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肖想他。”

  毕秋静白她一眼,说:“什么叫年纪不小?!人家还不到三十岁!”周是笑了,“那也有点老。”对才十九岁的她来说,三十岁简直不可想象。毕秋静反问:“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好?”周是想了想,说:“干净的,斯文的,熟悉的www.hljh2.com.cn,安心的……”毕秋静不等她说完,突然拉着她就站了起来。众多领奖者正往主席台上走去。

  主持的老师大声宣布:“美术系804班的周是同学,云玛奖学金获得者,大家鼓掌欢迎。”周是从云玛总裁卫卿手里拿过颁奖证书。卫卿伸出手,笑说:“周是同学,恭喜,请继续努力。”周是忙伸出手,与他好好地握了一握,太用力,有点手足无措。她尚不习惯这样正式的见面方式。卫卿像是没察觉到她的紧张,很快放开她,将另一份获奖证书发到旁边的同学手里,同样是握手恭喜。

  周是冷眼旁观,自己还不到他下巴,厚重的阴影罩下来,身高上的威胁更加明显。细看他的长相,眉是眉,眼是眼,五官分明,比起在场净是秃头啤酒肚的学校领导,长得还算差强人意,怪不得会引来诸多女生的尖叫声。看他不苟言笑的样子,大概想不到底下有这么多女生倾慕他。

  周是突然感觉到口袋里手机在振动,一定是李明成打电话过来了,又不能接,只能干着急。趁人不注意,手伸进口袋里,摸摸索索,小动作不断。众人脚都站酸了,才终于等到多话的党委书记发表完“激情澎湃”的感言。

  周是没急着走,站在主席台下打电话,“李明成,我刚才上台领奖去了,所以没敢接你电话。你现在过来了没?”

  他倒是随传随到,呼之即来。周是心里很是欣喜,笑了笑忙说:“那你再等等,我马上就过去!”她抄近道往后门溜出去时,一眼便看见学校的领导正一一和卫卿握手话别,一个个低眉顺眼的,态度殷勤,言辞刻意讨好,众星捧月一般。她心中恶寒,拐了个弯,往旁边的草地上穿过去。

  李明成双手插在口袋里,见她一路跑来,连忙挥手,“哎--,诗诗,这里!”诗诗是周是的小名。她本来是叫周诗的,上学后才发现光是她班上就有两个诗诗,一气之下,于是改名叫周是。以至于后来,许多人听到她名字,都以为是男生。

  她大口喘气,指挥李明成,“去,买个冰淇淋来,热死我了!”一边还用手拼命扇风,碎长的短发更显凌乱。李明成眼明手快,拉住要走的她赶紧往旁边让,口里说:“小心车!”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刚好擦身而过,差点就刮到了。

  李明成教训她,“你也不看路,万一撞到了怎么办!”周是调皮地做了个鬼脸。李明成心想,这车主太嚣张,学校里还敢开这么快,见人站一边,也不减速。

  见李明成看着远去的车子皱眉,显然对车主的做法相当不满,周是反倒是满不在乎地推着他说:“好了,好了,又没出什么事。走吧,我请你吃饭去。”李明成诧异,“这么早?还不到五点。”周是笑嘻嘻地说:“慢慢吃,吃它两三个小时,难得下一顿馆子。”她早饿了,中午饭都还没吃呢,此刻饥肠辘辘。

  周是带李明成来到街角的一家饭馆,说:“别看这家饭馆门面不起眼,生意可红火了!都是地道的川菜,老字号,这一带很有名的。”价钱自然不便宜。时间虽然尚早,可是客人却不少,地方逼仄,过道很窄,有些拥挤。两个人在窗口挑了张桌子坐下,这个位子正对着右前方的电影院。周是心想,吃完饭正好看场电影,消化消化。

  她很豪气地点了几个平时都不舍得吃的大菜,还要点清蒸螃蟹,李明成阻止,“诗诗,等一会儿你一个人把它吃完!”周是看看菜单,两个人确实吃不完,于是作罢。一顿饭吃得风卷残云,畅快淋漓。两个人喝了一大瓶干红、一瓶二锅头、五瓶啤酒,才兴尽而归。周是酒量不浅,李明成就更不用说了,周是是他带出来的。

  结账的时候,李明成抢先一步把账结了。周是不满,“我拿了奖学金,请你吃饭是应该的!”李明成笑,“没有你替我付账的道理。”拉着她就往外走。此时夜幕已降临,华灯初起,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落地窗里透出的灯光,璀璨温暖。这是一个热闹的城市。

  微凉的夜风一吹,酒醒了一些,李明成扶着周是往回走。周是喝得双颊赤红,含糊地说:“李明成,想不想看电影?”电影院巨幅广告垂下来,上面的女明星风华冷艳,嘴唇鲜红欲滴,凡是路过的行人莫不回头张望。

  李明成叹气,“诗诗,你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去。”口气又几分无奈。周是走路不大稳,意识倒很清醒,说:“那行,晚了,你也该回学校。电影以后再看。”

  李明成问:“大四了,想好以后怎么办吗?”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为前途忧心忡忡。周是满不在乎地说:“还能怎么办,看着办呗!”脚下一软,差点绊倒。李明成赶紧扶稳她,又问:“那是想找工作还是考研?”

  周是想了想,说:“大概找工作吧。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傻了。”又随口问李明成,“你呢?考研?”李明成点头,他当然是考研。

  两个人慢腾腾地往回走。李明成说:“诗诗,你年纪还小,应该考研。多念点书总有好处,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书到用时方恨少。我们学校的美术学院就很不错。”李明成在班上年纪本来就偏小,而周是和他同一个年级,却比他还小两岁。

  周是撇嘴,“就我这成绩,哪考得上清华美院呀!英语头一个是难题,我现在连四级还没过呢!”美术系的学生英语基本上烂得不行,都大四了,周是班上只有一个人过了四级,不但过了四级,而且过了六级,分数史无前例地高,所以这次国家奖学金是人家张帅,而不是周是。周是六月份的时候四级考了四百一十九分,是班上第二。而学校有不成文的规定,美术系的学生英语四级只要过了三百五就能拿到毕业证。

  李明成没好气地说:“谁叫你不好好学!念高中的时候,你英语不是挺好的吗?”周是叹气,“以前是被逼出来的。”其实她英语一直就不咋的,烂得可以。周是转念一想,又说:“李明成,当真能考到你们学校,真的很不错呀!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哦--对了,你是要考你们学校的研究生的吧?”这样,两个人还能再次成为校友,越想越不错。

  李明成耸肩,“大概吧。我们学校的文凭好歹能唬一唬人。”他正在考虑出国的事情,目前只是想想,连申请书都还没递出去,八字还没一撇,也就没告诉她。

  周是仔细一想,考研究生好像也蛮不错的,考上公费的话不但不用交学费,还有生活补助,省得朝九晚五上下班,还要日日受老板的闲气。于是她大手一挥,拍着胸脯说:“我决定了,考研究生!”

  李明成送她到女生宿舍楼前,顿了顿,还是问了出来,“诗诗,你学费交了没?”周是点头,“交了,我爸跑了趟远运输,给我打了一大笔钱。”他点头,又问:“那你身上钱够吗?”她忙说:“够够够,你别忘了,我刚拿了奖学金。”他嗯一声,说:“那行,你上去吧,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别藏着掖着不说。”

  两个人住在同一条街上,从小到大上同一所学校,诗诗家里的情况他很清楚,因此才会有此一问。自从诗诗的母亲因病去世,花费了大笔的医药费,她家里的经济状况就一落千丈,而艺术学院的学费又高得吓人,平常纸笔等日常用具花费就不容小觑。有些美术系的学生,光是素描用的铅笔,一买就上千,更不用提其他花费。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章颁奖)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大约是爱》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大约是爱》之 第一章颁奖 是作者李李翔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大约是爱》之 第一章颁奖 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大约是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李李翔写的《大约是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济南恒盛升降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液压货梯的厂家,液压货梯设计新颖,结构合理,升降平衡,操作简单,维修方便,欢迎咨询